央行财政部互怼,谁之错?

  证金社 (ID:zhengjinshe)

  |见证中国新金融,服务金融强国梦|

  

  ▲ 全文约:3000字,预计阅读时间为8分钟。

  最近财经圈大事件,央行和财政部的互怼。

  —— BEGIN ——

  央行和财政部吵架了。

  起源在于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的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》, 争论的虽然是化解金融风险和促进经济增长这种重大问题,但只要一进入吵架模式,节奏就和普通吵架没区别了。

  双方交锋异常精彩,信息量很大,对于理解经济走向和政策制定很有益处。我们一起围观一下。

  首先交代背景:

  财政部美滋滋——上半年财政收入超10万亿元创历史新高;

  央行苦哈哈——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.1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少2.03万亿元;

  央行和财政部的共同业绩指标——GDP二季度同比增长6.7%,增速比一季度放缓0.1个百分点。

  第一回合

  央妈

  不是说好了,你出钱支持孩子们创业吗?最后不仅不给钱,还朝他们要钱,你这不是耍流氓吗?你天天喊口号,说要给孩子们减负,你减了吗?他们感受到了吗?他们已经怀疑你了,你知道吗?

  官话:财政收入以较高的速度增长,今年预算安排的赤字率是2.6%,与去年3%的水平相比是紧缩的。没有赤字增加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耍流氓。近几年减税政策不少,但是企业和居民缺少实实在的获得感。近几年的减税降费规模超万亿元,上半年税收同比增长15.3% ,GDP同比增长6.8%。这种现象让老百姓对减税政策的效果产生质疑。

  财爸

  你凭什么说我没给钱?你会算账吗?你不能因为我的小金库钱多了,就觉得我没给孩子们钱。

  官话:各国财政收支的不同,赤字口径因此亦有所不同。另外,不能将赤字规模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简单等同起来。

  央妈

  既然说到了小金库,那我就问问你:你和地方政府都这么有钱,为啥还朝我和金融机构借钱?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?

  官话:各级政府的国库存款有四、五万亿,各级政府一边存钱一边借钱很不合理。

  财爸

  ……

  第二回合

  央妈

  你知道我还债有多费劲吗?我们的债哪来的?还不是因为你带着地方政府挥霍无度攒下来的?

  官话:金融机构的杠杆是被动加起来的,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规模扩张、杠杆率攀升的结果。地方政府的加杠杆行为是高杠杆风险的源头所在。

  财爸

  ……

  央妈

 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,我负责融资,你负责给金融机构提供注册资本,并且管理他们吗?现在呢?你出钱了吗?你之前出的钱,也是假的,本质上还是我出的。你管他们了吗?是不是打算最后让我来管,你当甩手掌柜?

  官话:财政部门集中统一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,包括:一要充实国有金融机构的资本金。现有国有金融企业的国有资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实的。之前的历次注资,财政并没有真正掏钱。二要通过银行董事会结构多元化,提高董事会专业性,提升国有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水平。

  财爸

  你的钱来的容易,花起来当然大手大脚?我花的每分钱,都是孩子们(纳税人)的钱,我能随随便便就给吗?20年前,我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,都想办法支持金融机构,你竟然说我没出钱!

  官话:当年财政注资银行,就是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力度的重要体现,后来财政对于商业银行股改的支持也是毋庸置疑的。从一直存续的特别国债及付息,到后来银行不良资产转为优质债权,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钱和权益,最后承担者是全体纳税人,岂能转身一笔勾销变成了靠银行自己和央行“帮助”呢?

  第三回合

  央妈

  现在要还债了,你和地方政府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,说这是他的小伙伴们(国企等)欠的。是不想还钱了是吗?打算让我和金融机构来还?

  官话:在没有理清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、财政与金融的边界之前,将一些隐性债务划到政府债务之外,一推了之,这对化解风险本身没有帮助。这种做法可能引发地方政府的道德风险,偿债意愿降低,将财政风险转嫁金融部门,势必增加金融机构出现坏账的风险,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。

  财爸

  谁说不想还钱了?地方政府不是说好了,以后会还的吗?

  官话:即使一些地方政府有意压低纳入政府债务的存量债务,也更多出于政绩考核和风险指标的考虑,而不是有意赖账不还,等着违约。

  央妈

  我和金融机构容易吗?之前,地方政府是老大,他们问金融机构借钱,他忍气吞声,不得不给。你要好好管管地方政府,别让他们乱搞知道吗?

  官话:历史经验表明,由于财税改革落实不到位,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,金融机构管不住地方政府的违规融资行为。财政部要建立恰当的激励约束机制,正确引导地方政府的行为,既赋予地方政府主动作为的空间,又要建立硬约束机制,防止地方政府乱作为。

  财爸

  你以为金融机构是“傻白甜”啊?他们其实就是地方政府的“共谋”或“从犯”。没有他们,地方政府根本借不到那么多钱。金融机构也是为了自己挣钱好么?某种意义上说,地方政府也是受害者。

  官话:地方政府不规范举债的各类形式、各个环节,几乎都有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参与,其包装操作之复杂,远超出基层财政部门的工作水平。金融机构在帮助地方政府融资时,自然设计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,既要确保刚性兑付,又要将自身收益最大化。考虑到地方政府融资冲动十分强烈,难说双方究竟孰强孰弱。

  央妈

  ……。

  财爸

  最后,我要提醒你,我的事情你别插手,你好好管管你自己吧。咱们现在家大业大,你还整天跟我算小账,思想太局限了。你好好提升下自己,把汇率什么的都管好吧。

  官话:虽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积极推进,央行在全球货币政策协调中的作用不断增强,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滞后于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,利率、汇率市场化水平与国内外期望还有不小距离。比现实差距更为重要的是理念差距,即决策思路上仍然属于小国央行的特征。

  划重点

  1

  财政注资金融机构是虚假的吗?

  徐博士文中有一个很吸引眼球的论点是,“现有国有金融企业的国有资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真实的。之前的历次注资,财政并没有真正掏钱。特别国债实际是在央行的帮助下财政发债银行买、银行自己为自己注资”。这种说法恐怕让海内外投资者大跌眼镜,甚至产生误解。

  事实上,财政当局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是受限的,举债安排的支出与通过财政收入安排的支出都是掏出真金白银,除了对举债形成的支出往往要增加一些限制之外,资金本身并无区别;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的伸缩度极大,由于存在印钞稀释货币的能力,对其“慷慨掏钱”则需要高度警惕。只要中央政府没有穷到打白条挂账的地步,质疑中央财政没有真正掏钱,这种说法是很不专业的。

  2

  金融机构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受害者吗?

  徐博士文中认为,将一些隐性债务划到政府债务之外,一推了之,可能引发地方政府的道德风险,将财政风险转嫁金融部门;同时,金融机构对地方政府处于弱势,由于财税改革落实不到位,金融机构管不住地方政府的违规融资行为。

  即使一些地方政府有意压低纳入政府债务的存量债务,也更多出于政绩考核和风险指标的考虑,而不是有意赖账不还,等着违约。因为基于中国国情和政治现实,特别是突出防范重大风险的背景下,地方政府是不愿意看到辖内任何企业发生债务违约的,无论融资平台公司、国有企业,哪怕是民营企业。

  真正需要防范的是另一种倾向,就是站在金融机构的立场上,以防范金融风险为借口要求地方政府兜底,对不该担保或救助的隐性债务提供保护。这种做法延续了对金融市场的扭曲,不利于打破刚性兑付。尤其是提供保护的潜在手法,同样能给新增隐性债务打开方便之门,刺激金融机构继续“创新”,助长地方违规举债融资。这种现象更为隐蔽,危害更大。

  —— END ——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
上一篇:南京大学支教女学生被多次性骚扰,帮山区做好事就被这么对待?

下一篇:返回列表